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专栏 - 近观欧洲

希拉克的“法国农民情结”与“中国文明情结”

赵永升 2019年09月28日

赵永升,财富中文网专栏作者,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本专栏聚焦欧洲经济、文化及中国公司在欧洲的发展。
作为法国前总统的希拉克平易近人,深受法国人的喜爱,同时,他对生活也充满了热爱。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9年9月26日,法国前总统雅克?希拉克因病去世,消息一传开,主要媒体均发布了悼念这位法国前总统的文章和视频。作为在法国工作和生活过的我来说,不禁有所感慨,在此简单写一点,权作对这位深受法国人和中国人喜爱的法国前总统的缅怀。

而观这一两日,已有诸多不同人士从各自不同的视角,来怀念这位极具法国特色的法国总统。为避免赘述,我想在此仅写两点:一个是希拉克总统对法国农民怀有特殊的感情,可称之为希拉克的“法国农民情结”;另一个是希拉克总统对中国文化尤其是对中国文明怀有特殊的感情,可称之为希拉克的“中国文明情结”。

希拉克的“法国农民情结”

要往上追溯,其实希拉克出生于富庶之家,其父母都已经不是农民,其父还曾经是法国商业银行总管,祖父和外祖父也都是教师。当然,要再往远了说,希拉克的祖上则都是农民。无论如何,出生且生长于法国巴黎科雷兹镇的希拉克,对法国农民依旧怀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希拉克抱着羊羔与农民一起。图片源自法媒

正是基于希拉克的这种“法国农民情结”,这位号称身为“世代农民的儿子”在担任农业部长时,就已经在欧盟大力推进各种农业补贴和优惠政策,竭力维护法国农民的权益。也是这种“法国农民情结”,促使希拉克在当上法国总统之后,对法国农民相当“仁慈”。在希拉克12年当政期间,法国和欧盟先后出台了诸多旨在保护法国农民利益的法令和法规。当时希拉克总统为了维护欧盟的农业政策,甚至与英国当时的首相布莱尔发生了尖锐冲突。从中可见,法国政府为了农民的利益下了多大的功夫。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在一年一度的法国“农业展”上,希拉克备受法国农民的喜欢与爱戴。农民兄弟们亲切地喊他“雅克”(这本身就是一个相当农民的名字)。希拉克这里拍打拍打马牛的屁股,那里和农民一起挤奶、品酒。和希拉克相比,同样在农业展上,萨科齐则不但被嘘,还与农民粗话对骂了起来。

当然,希拉克对法国农民这么好,部分原因也是为争取更多的选票。据报道他之所以能两届总统大选胜出,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于农民兄弟们的选票。至于希拉克在农业政策上的得失功过,其实褒贬不一,但基于逝者为大,在此不述。

希拉克的“中国文明情结”

倘若说希拉克对法国国内的农民具有“法国农民情结”的话,那么对法国国外的不同文明中,希拉克可谓对中国文明情有独钟了。在此想说明一点的是,此前诸多文章都言必称希拉克极其喜好中国文化,并称之为“中国文化情结”。其实,我认为准确地应该将其称之为希拉克的“中国文明情结”,尽管“文明”与“文化”实际上仅一字之差,但前者的内涵要比后者多许多。

正如密特朗总统酷爱埃及文明一样,希拉克总统对中国文明的着迷程度,在西方阵营各国的总统中也是极为罕见的。在我看来,这与法国作为一个有文化底蕴、有文明根基的国家很有关联。

再则,我们若粗略地以戴高乐、希拉克和马克龙分别代表三个不同的时代,那么与之相对应的总统身份要求则分别是:戴高乐代表二战期间与战后美苏争霸的背景下所必须的军人身份、“后戴高乐时代”与“后苏联时代”新的世界格局所要求的稳健型、人文型的身份,以及面对新兴经济体崛起与数字化时代的到来、改革成为必需所要求的经济型、金融型身份。

在此,尽管密特朗与希拉克分属左右两大法国政党阵营,但依旧可以同归至第二大类,即稳健型、人文型的身份。这也是为何迄今我们依旧能见到在密特朗与希拉克之间,存有太多的相同之处。这在既往的截然不同的政党之间,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尽管密特朗选择埃及,而希拉克选择中国,但对具有悠久历史的文明的喜好,在这一点上两个人又是异曲同工了。这也是我为何强调,其实希拉克对中国的喜好,首先是基于对中国作为一个古老文明而喜好的,然后才有具体的如诸多文章已经详述的希拉克对中国文化的细细之爱。例如希拉克对中国青铜之爱与之专,以及他指出隋炀帝并非隋朝最后一个皇帝等。得知我要写一篇关于希拉克的文章,我的一位旅法华人跨文明哲学研究学者挚友刘小鹏,马上发来对被中国人传为美谈的这两个事情的详细描述。

虽贵为一国总统,却不失一介平民本色

至于也值得提及的其它方面是希拉克对生活的热爱,以及他虽贵为一国总统却不失一介平民的本色。我的一位旅法华人画家挚友巴宁,得知我要写篇关于希拉克的文章,马上发来一个视频,并配上文字说明:“电视上刚有个镜头,主持人就说他(指希拉克)很喜欢女人。视频里在一次会议上,希拉克和旁边坐的年轻女性高兴地在聊天,而他的老婆在前面的讲台上正在写些什么,然后回头看了希拉克一眼。他特可爱地马上不好意思地看了一下旁边聊天的女人。”

希拉克跳跃地铁闸门。图片源自张林初研究员

在上图中,当时的希拉克担任巴黎市长一职。一次去参加在巴黎欧贝尔(Auber)交通枢纽站举办的一个艺术展览活动,不慎被地铁闸门卡住,他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跳。此图已经广为传播,不再赘述,仅说明虽为市长,希拉克却照样可以“有失体统”地跳跃闸门。当然,本文并非鼓励他人也效仿,只是说明希拉克存有一介平民的特色。

说起希拉克总统,相信对他能够有更加深入了解的,还得是那个时代已经“挑担”者;而我几十年的师傅丁一凡先生,便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下图为丁一凡先生当年作为《光明日报》记者常驻巴黎时采访希拉克总统的照片之一。

光明日报记者丁一凡先生当年采访希拉克总统。图片源自丁一凡研究员

而当我移居巴黎之时,法国的“希拉克时代”其实已经临近尾声了——希拉克总统很快要卸任,后由萨科齐接替总统一职。而本人说起来也惭愧,还是在希拉克总统当政时期,也就有一次正在为法国的几位部长做口译之际,恰好赶上希拉克总统过来,和他握了一次手、问了个好而已。尽管如此,当年希拉克总统的音容笑貌,尤其是他那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神态,却依旧历历在目。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财富中文网立场。

本文作者赵永升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金融学)教授,法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法国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财富中文网的专栏作家。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中国煤业大迁徙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

欢乐炸金花赢三张